《厐均论油画技法与创新》新书出版,呈现其创作过程的思路和线索

龙8国际pt

2019年7月10日下午,“禹君油画艺术”和《均论油画技法与创新》新书出版发行分享会在今日北京今日美术馆举行。祁俊先生,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绘画教授,博士生导师,吴冠中艺术研究中心主任:北京美术学院副院长刘汝德先生,北京美术学院院长:吴洪亮先生,今日美术馆馆长:高鹏先生,今日美术馆副馆长:严燕女士,分享并讨论了新书。

客人合影留念

(从左到右:铫,绮,王志春,

刘汝德,季红,闫军,吴洪亮,高鹏,姚媛)

摄影:兰红潮

艺术家于军

摄影/蓝鸿超

高鹏先生,今日美术馆馆长

摄影/蓝鸿超

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绘画教授,博士生导师,

吴冠中艺术研究中心主任刘祖德先生

摄影/蓝鸿超

北京美术学院副院长,北京美术学院美术馆馆长吴洪亮先生

主持人:今日美术馆晏燕学术中心

分享会议网站照片提供/Lan Hongchao

分享会议网站照片提供/Lan Hongchao

关于《均论油画技法与创新》

该书计划于2016年至2019年在中国大陆出版,差不多三年前后。

本书涵盖了齐君先生1962年至2018年的重要油画。在过去的五十六年里,齐军先生创作的不同主题共收录了170多幅油画。书中还包括17个素描草图。主要原因是为读者提供一个思路和线索,可以充分体会齐君先生的创作过程。

本书中有近20万字,来自祁君先生从20世纪80年代末到2019年所写的手稿。齐君先生对油画理论,长期教学经验和多年艺术的研究。创作实践。

该书还包括齐君先生在大陆时期创作的一些作品以及当时创作的背景介绍。这是它第一次出版。本书也是齐军先生不同时期作品的第一部全面收藏。

当然,这也来自齐君先生的慷慨和信任以及他的文学和材料的开放。更重要的是,齐军先生没有计算时间,并计划编辑团队能够完成这本书。

整本书以简体中文出版,齐君先生也同意,希望更多来自中国大陆的年轻读者关注中国油画的发展,关注民族文化的传承。

关于艺术家:

1939年 - 1940年秋迪和俞在成都

油画家祁俊先生。江苏常熟,1936年出生于上海。他的父亲荀勋是一位在法国巴黎学习的油画家。回到中国后,他在上海组建了一个现代油画艺术团,即银禧协会;它是推动中国现代艺术发展的重要人物。他的母亲丘迪一直在东京学习油画,是中国第一位女性油画家。齐军先生于1949年考入杭州艺术学院(现为中国美术学院)。他曾受林风眠,潘天寿,黄宾虹,倪匡德,严文亮等人的培训。1952年,他调入北京中央美术学院。美术学院毕业于1954年。在徐悲鸿和吴作人的前身之下,他带领他进入专业创作领域,开辟了自己独特的艺术创作风格。它已经创建了70多年。

昆明昆明昆明昆明昆明昆明昆明昆明昆明昆明昆明昆明昆明昆明昆明昆明昆明昆明昆明昆明昆明昆明昆明

余军先生于1980年移居香港,并在香港中文大学和香港浸会学院任教。他于1987年移居台湾,并在台湾艺术大学任教,直到2007年退休。自1988年以来,他在台北的安康工作室工作了30多年。学生人数已超过7,000人。

1941年,他开始画他父母的肖像和一系列水彩画

1949年,杭州国立艺术学院师生,由于三次绘画展的经验,杭州国立艺术学院才13岁,他们被录取到学校,具有相同的学历,使他们成为当时最年轻的大学生。

1980年在香港艺术中心举办的首届油画展

2013年元旦安康工作室演讲示范照片:林玉祥

2018年,一条泉水,成千上万的风帆,在创作,摄影:林玉祥

关于艺术创作:

其中,世界还有另一种灰暗的诗意。

Areca,1994,油画帆布,60.6cm×72.7cm

他被称为“油画行业的齐白石”。他非常善于用灰色调表达独特的油画意境。他喜欢古典音乐,经常以音乐的旋律和节奏引领绘画的笔触。如今,他一直在享受绘画的过程,坦白说他不想后悔。 “当我还活着的时候,我想画画,我必须画画。”

,2006,油画帆布,175cm×175cm

有价值的探索和激情

文/邵大为

我很高兴看到君君君的书《油画技法创新论》。将写意与中国油画创新联系起来是一个非常重要而又非常有趣的话题,也是一个吸引艺术界关注的话题。近几十年来,许多致力于油画的艺术家都对这个主题感到兴奋和苦恼,并在实践中做了一些成功和失败的实验。一些从事中国画创作的艺术家也从他们自己的角度关注并关注这一主题。当然,在中国大陆和台湾以及世界其他地方的一些艺术家和艺术评论家的博览会上,这个话题经常被涉及,并且已经出版了许多精彩的观点。然而,从中西油画发展史和中国绘画理论的角度来看,这是学术界第一次以全面,系统的方式利用这个大空间来讨论这个话题。仅从这个意义上说,颜俊君的理论值得我们关注。

Grey Beauty,2010,油画布,60.6cm×72.7cm

当然,除了主题的重要性之外,本书的价值更重要的是看它的立场,即看其论点和论证方法。基于中国画理论与实践的核心“概念主义”和“齐云理论”,颜俊军以追求中国传统文人画美学,反复劝告中国艺术家,探讨西方现代油画的发展趋势及其内涵。特别是从事油画的艺术家不应该也不能脱离自己的人文背景和文化基础来进行艺术创作。他们不应该以谦逊的方式学习和模仿西方绘画的技术外观,而是要一步一步地跟随他人。中国画的“概念主义”和“齐云理论”的宝贵财富,体现了中国人在艺术创作领域的深刻思想,也是中国艺术家数千年创作经验的审美精炼和升华。在长期的实践中,西方艺术家也面临着如何将艺术表现从模拟客观对象的技术层面扩展到精神和意识形态方面,并做了许多有用的探索和实验,以便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几个世纪。重要的变化已经完成,绘画的创作已经从传统形式转变为现代形式,从现实主义到抽象,象征主义,写意和表演。

新福州,2010年,油画帆布,201cm×201cm

20世纪的西方艺术家在这方面也有很多精辟的论述,但这些论点远不如中国传统绘画理论。这是因为中国传统文化太深,中国传统美学的积累过于丰富,超出了西方文化和美学的范畴。自20世纪以来,中国引进西方科学民主和推动自身变革无疑对推动中国社会进步起到了重要作用。在中国西方艺术中引入现实主义也有利于中国艺术的发展。然而,在从西方学习的大浪中,出现了偏见和错误。我们最有价值的反思是缺乏对传统文化价值的评估和评价,如文人画及其理论。尽管已经有这样的战士反对这种趋势,但陈还写了一篇令人钦佩和令人钦佩的文章来捍卫文人画。然而,总的来说,他一直对文人画采取一种居高临下的批评态度。然而,历史事实往往纠正了人们的意识形态偏见,允许后来的人反思和思考。 “五四”后,虽然中国文人水墨画处于“改革”和贬值的境地,但中国文人画的写意理论也被现实主张的声音所压倒。然而,在中国知识精英中,在中国人中,最受尊敬和欢迎的艺术家仍然是继承了文人画传统的齐白石。今天,即将进入21世纪,中国艺术圈包括吴昌硕,齐白石,黄宾虹,潘天寿等,以及介绍西方绘画概念和经验的徐悲鸿,林风眠,并称之为“主人。”在从西方和苏联学习的趋势中,“概念主义”和“齐云理论”被忽视甚至被遗忘。或者,更确切地说,人们在分析中国传统文人画时经常使用这些概念和理论,但在分析油画和其他艺术创作时,它们被搁置,至少它们是传统概念,没有现代品味。

经过考化,2016年,油画帆布,200cm×200cm

总之,几十年来,由于非艺术因素的影响,中国艺术世界的主流理论一直未能探索祖国文化艺术的遗产,而且还没有做得好发扬光大。这是工作。当然,这是指主导的理论观点和相应的政策。至于许多特定的艺术家,情况则不同。因为这些从业者在他们自己特定的创造性探索中面对东西方文化的碰撞和冲突,他们正在思考并寻找融合的方法。几十年来,他们提出了油画国有化,油画应具有民族风格,油画等特点。在实践中,他们结合国家绘画遗产的研究做了大量有用的实验。我想特别指出董希文先生在这方面的努力和成就。当然,在他的许多油画家之前,之后和他的作品中,他花了很多的思考和精力去研究如何在中国的土地上制作油画,异国画,生根,发芽,开花和结果。每个人都有自己独特的想法和尝试。

柿子红,2016年,油画帆布,53厘米×45.5厘米

有一种说法,这种说法在20世纪80年代开始被接受,即中国人画的画,自然就有中国人的味道。中国现代艺术的民族风格和民族特色不需要提倡或追求。这一论点是针对那些刻意追求20世纪五六十年代油画艺术国有化的人们而忽略了油画语言本身的特征。它有其合理性。由于艺术的民族化也是好的,民族的特征或民族风格,它们是艺术创作者创作者思想感情的自然表达,也就是说,创作者不能通过形式来创作。例如,有一段时期,油画行业的“国有化”风格被炸毁。有些人画了很多油画,直接用新年图片的形式转换,类似于单线平面画的年画,追求装饰品的形式。风格,风格,作为一种实验并不是坏事,结果被提升为“国有化”的方向,这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因此,对于那些在20世纪80年代更为自由的人来说,质疑和批评“国有化”的观念是很自然的。鲁迅说,是从血管流出的血液,水流出水管。

古松舞,2018年,油画帆布,97cm×130.3cm

对于艺术家来说,你的艺术是否真的具有民族风格,关键在于你是否作为一个人,是否有真正的民族感,民族文化,你的性格和气质是否渗透到民族文化的营养。如果创作者没有民族文化的修养,或者文化修养不深刻,那么笔下的作品就不可能具有真正的民族风格。从这个意义上说,光明强调,只要是中国人,中国民族风格的作品创作就不可能是全面的。创作者必须学习。在中国从事油画的人必须了解油画的历史和油画艺术的特点,掌握油画的语言和技巧。同时,作为中国人,他们必须吸取民族文化的牛奶,尤其是水墨画的营养。同样是水墨画传统中倡导的自由创作思维,倡导的创作意境,韵律的表达,写意和意象,笔墨的倡导,情感,象征,简约和提倡的语言含蓄。等等,这将极大地有助于中国油画创作的创新。如果中国油画家掌握西方古典和现代油画概念和技术的精髓,并以自己民族的文化土壤为基础,掌握民族文化的微妙之处,特别是创作民族绘画的方法,那么他们的创造力就会得到充分发挥,特别是在写意方面,将有重要的突破。

妈妈的最后记忆,2012年,油画帆布,173cm×300cm

最后,艺术创作包括两个层面,即精神层面和技术层面。虽然两者都是不可或缺的,但前者起着决定性的作用。然而,从事艺术的人往往忽略了精神层面,并注意技能水平。许多画家只是埋头苦苦画画,不善于思考问题,也不喜欢看书。他们画了几十年,最后成为大师,但不能成为艺术家。这很难过。我们鼓励画家学习。除了学习技能,他们还必须阅读更多,观察和体验更多。他们还应该阅读古代和现代中外大师的作品,更多地思考艺术的本质和规律。知识的积累更深刻,思想更深刻。中国古代和现代艺术将融为一体,拍摄将是非凡的。那时候,心灵的脊梁,它不会随风转动,也不会盲目崇拜西方。如果你还没有想出什么是“后现代”,你也会有所作为。后现代作品出来大笑。

一条河泉风帆,2018年,油画帆布,200厘米×750厘米

祁俊军是一位杰出的油画创作者。他已经教了很长时间了。他对理论很感兴趣,也从事理论研究。他发表了许多理论文章和专着。他通常努力学习。祖国的艺术遗产具有极大的热情和兴趣。长期以来,他一直试图在自己的油画创作中吸收民族绘画遗产的营养,使其具有清晰的写意,是油画创新的独特之处。他的理论是他长期研究,思考和研究的结果。与一般理论工作不同,他在艺术实践分析中具有独特的视角,讨论了特殊性和现实性。在讨论理论问题时,他可以结合现实,没有空话和形而上学的品味。他的思想广泛,中外古代和外国艺术理论和艺术史的材料流传,文本也易于阅读。他们受到启发和教育。当然,齐君君的论点之所以能吸引人,并不是说它指出了中国油画家的具体路径,而主要是因为他的理论探索方向。他关注中国油画发展的热情。追求这方面,这种热情非常重要!严俊军深信,创新之路即将到来。他也清楚地知道,这种创新不是一千天,而是需要几代人的不懈努力。他本人是这支实战军的一员,也是一位成绩优异的成员。一千英里的旅程从一步开始。只要我们相信我们建立在国家土地和中西融合的方向上,未来就必须光明。

我很荣幸为他的讨论撰写序言。我写了上面的文字,算作读后感,还问了俞俊君和读者。

在中央美术学院